首页 > 有关论文

明代社会真实的一页——《金瓶梅》饮食文化研究

来源:网络创建日期:2021-11-29 19:53:28

饮食文化是社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反映社会文化的一面镜子。

中华 饮食文化搏大精深,不仅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也是我国古代人民在长期的社 会生活中形成并被后人沿袭下来的最稳固的一种文化。

从古至今,在漫长的发展过程 中,中华民族的饮食文化形成了较为稳固的存在形式,并且因为气候、土壤、人们生 活环境和生活习惯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派别,各具特色。

成书于明朝后期的《金瓶 梅词话》描述了当时山东地区的社会生活状态,是一部世情小说,其中涉及的饮食文 化特色鲜明,较为真实的展现了明朝中后期的饮食文化风貌,是我们研究和了解明朝 饮食文化以及由饮食文化所折射的社会文化的珍贵文献资料。 

本书以人民文学出版社据1957年影印本重印的《金瓶梅词话》(1988)为文本基 础,结合明朝时期的饮食文献典籍、社会文化资料以及其他相关的文献资料,对小说 做了一个较为深入系统的分析。

首先,通过计量统计的方法对《金瓶梅词话》中所记 载的饮食文化事物做一个分类的概述。其次,透过小说中的饮食文化描写,结合民俗 学、社会学、文化学等知识,挖掘饮食所包含的饮食文化心态。再次,从文学的角度 探讨饮食文化描写在小说中的作用。 

通过本文对《金瓶梅词话》中的饮食文化的研究,笔者希望能够帮助读者了解明 代社会的基本生活面貌与社会世俗风情,感受到那个已经逝去社会的时代气息。 

作 者:杨协姣


绪 论 

(一)中华饮食文化研究概况

中国饮食文化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悠久的历史,蕴含深厚的文 化积淀,表现出鲜明的民族特色。研究中国饮食文化是真正全面、深入了解中华文化 的一个重要窗口和平台。然而,中国饮食文化的研究在明代中期以前严重受制于中国 古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习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封建思想,认为烹 调技艺为“奇淫巧技”。正因如此,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种很反常的饮食文化现象, 即饮食文化发展与饮食文化研究的严重不协调,一方面有着丰富多彩的‘‘吃”文化, 另一方面,关于饮食文化的书面记录却少的可怜。诚如清人博明希哲所云:“由古溯 今,惟饮食、音乐二者越数百年则全不可知。《周礼》、《齐民要术》、唐人食谱,全不 知何味,《东京梦华录》所记汴城、杭城食料,大半不知其名。”1近代以来,随着对 中华文化研究的深入,对于饮食文化的研究也开始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从不同的文 化形态、地域特色、历史时期去研究饮食文化越来越成为学者们关注的话题。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及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更成为中华饮食文化研究发展的 两个热门时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学界逐渐认识到饮食文化研究的价值和重要 性,出现了很多对饮食文化深有研究的作者,也涌现了一大批具有拓荒意义的研究论 文和专门史研究论著。如郎擎霄的《中国历代民食政策》(1932)、吴敬恒、蔡元培、 王云五的《中国民食史》(1934)等。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直到现在,饮食文化 研究依旧是中华文化研究的热点和重要切入点。在这三十年来,中华饮食文化的研究 越来越细致化,出现了一大批分门别类研究饮食文化的论文和著作。如在饮食加工与 烹饪方面,有洪光柱的《中国食品科技史稿》(上册)(1984)、王仁兴的《中国古代 名菜》(1987)、季羡林的《文化交流的轨迹——中华蔗糖史》(1997)等;在饮食文 化史论方面,有黎虎的《汉唐饮食文化史》(1998)、王利华的《中古华北饮食文化的 变迁》(2000)、赵荣光的《中国饮食文化概论》(2003)、徐兴海主编的《中国食品文化论稿》等;在饮食文化专题研究方面,有关于饮食礼俗的《中国传统饮食礼俗研究》 (姚伟钧,1999)、关于饮食器具的《中国箸文化大观》(刘云主编,1996)、关于酒 文化的《中国酒文化》(何满子,1991)、关于茶文化的《中国茶文化》(王从仁,1991) 等;在饮食文献与饮食文化工具书方面,则有徐兴海和袁亚莉编著的《中国食品文化 文献举要》(2005)、任百尊主编的《中国食经》(1999)、陈宗懋主编的《中国茶经》 (1992)等。 与中国国内饮食文化研究相呼应的是,海外学者尤其是日韩学者对中国饮食文化 的研究亦呈现热烈之势,并且产生了一系列较有影响的成果:如青木正儿的《华国风 味》(1949)、筱时统的《中国食物史研究》(1987)、杨文琪的《中国饮食文化和食品 工业发展简史》(1983)、尤金·N·安德森的(<The Food of China))(《中国食物》, 1990)等。 

(二)饮食文化与古代小说 纵观中国饮食文化发展史,我们会发现,除了以物质文化的形态存在于各具地域 特色的菜系流派中外,中国饮食文化尤其是古代的饮食文化还以文字形式或艺术形式 存在于各种文化典籍、社会小说以及诗词歌赋、雕塑、绘画当中。而在这其中,小说 的作用尤其的大。小说是一种可以多层面折射社会历史和生活的艺术,作为一种综合 程度较高的艺术形式,它可以较为全面、综合的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生活,小说的这 种艺术特性决定了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与饮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饮食文化作为人们 生活的一种基本需要,在小说创作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正因为这样,小说尤其是 古代文言小说和之后产生的白话小说对于中国饮食文化的发展研究以及特定历史时 期、特定地域饮食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作用,是研究中国饮食文化的一个很好的途 径与平台。然而,当前所见的有关这一方面的著作较少,而且大多集中在对《红楼梦》、 《水浒传》、《三国演义》、《儒林外史》等巨著的研究上,且在论著中多着重于对茶酒 文化的解读,缺少对小说文本所描写的饮食文化的系统性研究,因此尚有很大的发展 空间与研究价值。其中,《金瓶梅词话》(下均称《金瓶梅》)更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研 究对象。 

(三)《金瓶梅》社会背景与饮食文化研究 饮食是社会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并不是独立存在与发展的,饮食的继承、发展矛H/i,J新与当时社会、思想、文化、政治等因素紧密相关。而《金瓶梅》作为一部现实 主义古典长篇名著,其中所描写的各种食物、饮食现象都是以当时大的社会环境为背 景的,受到政治、思想、文化、社会风气等各方面的影响。

1、思想背景 “存天理,灭人欲”是宋代程朱理学代表人物程颐、朱熹在人性方面提出的思想 观点,认为“人欲”是超出维持人之生命的欲求和违背礼仪规范的行为,是与社会生 活最高准则的“天理”对立的。这种观点将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想法与欲望视为“人 欲”加以禁止,并逐渐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使人们因循守旧、固步自封。而明代后期, 随着政治上封建王朝的腐败统治、经济上商业的发展和资本主义萌芽的出现、文化上 科举制度的古板僵化与因循守旧,一大批反对“存天理,灭人欲”思想的思想家们如 王夫之、顾炎武、李贽、黄宗羲等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其中以李贽为典型代表。 李贽以孔孟儒学的“异端”自居,对封建思想的男尊女卑、假道学、社会腐败等 大加斥责,提倡“革故鼎新”,反对“存天理,灭人欲”对人们思想的禁锢,认为人 们的道德、精神等现象存在于普通的物质生活之中,提出了“穿衣吃饭,即人伦物理” 1的著名观点。这种主张个性自由、反对思想禁锢的观点对于明朝后期人们思想的解 放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得到思想解放的人们对于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与动机也越 来越强烈。《金瓶梅》在这样的思想背景下产生,其中所描写的人物对于美好、享乐 生活的追求便愈发显得真实和可信了。 

2、社会经济背景 从整本书的内容来看,《金瓶梅》主要反映了大运河尤其是山东运河段的文化现 象,其中的饮食描写自然也就反映了明朝后期山东运河两岸的饮食生活,是当时运河 文化的一部分。所谓运河文化,其实也是一种区域性的文化。中国的大运河由杭州至 北京贯通了中华大地南北。而大运河的贯通又极大的促进了运河周边地区经济的繁荣与 发展,加上当时明朝政府对商人实施的抚恤政策,商品经济开始空前繁荣,商业气息也 越来越浓厚,商贾也在运河周边地带大量集中逐渐形成了独具魅力的大运河文化。 《金瓶梅》书中就营造了这样一个商品经济繁荣、各地经济交流广泛的商贾与市 民的生活舞台——清河县。这里人口稠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产品多样,茶肆酒楼、勾栏妓馆随处可见,俨然一个商品集中、市场活跃的都市。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金瓶梅》,其所描绘的各类饮食事项自然也具有有了运河文化的特征。大运河的贯 通,使得大运河周边地区的商业文化色彩非常浓厚,正统的儒学、道学、佛学在这里 都发生了变化,而作为饮食,也变得复杂而繁荣。《金瓶梅》作为一部现实主义小说, 形象地反映了这种复杂而繁荣的饮食文化,鲜明地刻画了官府饮食文化、商贾饮食文 化、市井饮食文化以及它们之间的交融。这些就构成了《金瓶梅》饮食文化的全部。 然而,目前学界对《金瓶梅》的研究更多集中在文本所表现出来的思想等方面, 从饮食文化的角度来系统的研究文本所描写的饮食文化现象的论文与著作较少,因 此,《金瓶梅》饮食文化研究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二、研究目的和意义 第一,《金瓶梅》作为一部描写明代后期真实社会生活的奇书,绘就了一幅生动 的“清明上河图”,其集中笔墨所描绘的商贾饮食、市井饮食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当 时当地特定人群的饮食并由此窥见当时人们的文化风貌、社会风貌甚至古代传统饮食 文化的特点,还可以丰富我们现在的饮食生活。同时,《金瓶梅》所描绘的历史时期 是资本主义萌芽诞生的明代后期,从饮食文化的角度来分析这部巨作,也可以让我们 感受到明代后期中华饮食演变历程,窥见饮食文化历史的变革与发展。 第二,借助《金瓶梅》饮食文化地域性的研究,有助于了解明代时期大运河山东 段一带的饮食文化。 第三,借助《金瓶梅》与饮食文化的研究,也可以深化对《金瓶梅》文本的研究。

三、研究方法与版本依据 

(一)研究方法 

第一,运用文献学的方法,对《金瓶梅》中涉及的饮食文化的部分进行整理、分 析和归纳,尝试总结出当时社会大背景下当地的饮食文化特征。 

第二,运用文化学、社会学、民俗学等相关知识,结合阐释《金瓶梅》中所蕴含 的中华饮食文化的特色与文化心态。 

第三,运用文学的知识与方法,探讨饮食描写在《金瓶梅》中的作用。 

(二)研究的版本依据 由于《金瓶梅》的版本系统较为复杂,这里有必要交待一下本研究所基于的版本。《金瓶梅》的版本可分为两个系统,三种类型。两个系统,即:

1、词话本,又 称万历本(即明万历年间刻本《金瓶梅词话》),是早期版本,有民间说唱色彩,语言 叙事都比较质朴,有原始风貌。

2、绣像本,又称崇祯本(即明崇祯年间刻本),此书 有200幅木刻插图,全称《新镌绣像批评金瓶梅》,故称绣像本,是后来经过文人润 色加工过的,文字比较规范,文学性更强些,但早期的朴质风格受到了影响,有一些 士大夫说教的色彩。后来清初张竹坡对这个版本进行了评点,之后评点本大行其道, 崇祯本便为张评本取代,现在的崇祯本大都是张评本。

三种类型则是指:

1、词话本 (万历本),即《新刻金瓶梅词话》,现存三部完整刻本及一部二十三回残本(北京图 书馆藏本、同本日光山轮王寺慈眼堂藏本、同本德山毛利氏栖息堂藏本及同本京都大 学附属图书馆藏残本)。

2、崇祯本,即《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现存约十五部(包 括残本、抄本、混合本)。

3、张评本,即《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属崇祯本 系统,又与崇祯本不同。

因在两系三类中,词话本是最早的版本,受后人影响较小,较好的保留了原始风 貌,有利于我们的饮食文化描写与研究。本文所采用的《金瓶梅词话》为词话本,即 万历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据1957年“北京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本重印的,1988 年4月版。


第一章 《金瓶梅》饮食概述与分类

《金瓶梅》是我国小说史上文人独力创作的长篇白话世情小说,对后世的小说创 作文化嬗变产生过较大影响,在文学史、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整本小说在社会背 景上是以宋代明,表面上说的是宋朝,其实真正反映了明朝后期的社会生活状态与景 象。古人曾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1《金瓶梅》所演何事?饮食事,男女 事,官场事,市井事。欲深入理解《金瓶梅》艺术精髓,不可不研究《金瓶梅》中的 饮食大世界。 


第一节名目繁多的肴馔

一、《金瓶梅》食品分类

《金瓶梅》中的食品种类繁多,不同社会阶层的人们由于自身社会地位、财力等 的不同,他们餐桌上所出现的食品也各有不同。据本人粗略统计,《金瓶梅》中列举 的食品(主食、肴馔、点心、干鲜果等)达200多种,茶有19种,酒有24种,涉及 的饮食行业有20多个。其名目之多、种类之繁,现在看来也是让人惊叹的。书中出 现的饮食,按照中国饮食传统分类方法分类,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别: 

(1)主食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南北大运河的沟通,《金瓶梅》中的主食并不是单一的,而是 呈现出多样性的特点。 

饭粥类:白米饭(第42回)、粳米(第62回)、粥(第26回)、小米儿粥(第 58回)、粳米粥(第62回)、豆粥(第71回)、粳粟米粥儿(第79回)、稗稻插豆子 干饭(第1 00回) 

面食类:喜面(第30回)、鳝鱼面(第49回)、裂破头高装肉包子(第49回)、 大饭烧卖(第65回)、桃花烧卖(第42回)、扁食(第2 3回)、馄饨(第76回) 

饼类:香茶木樨饼儿(第4回)、果馅椒盐金饼(第1 0回)、荷花饼(第1 1回)、 卷饼(第1 3回)、蒸酥果馅饼儿(第1 8回)、玉米面玫瑰果馅蒸饼儿(第31回)、香茶桂花饼(第34回)、顶皮酥果馅饼儿(第34回)、甜香饼儿(第35回)、凤香饼儿 (第35回)、蒸饼(第35回)、面饼(第37回)、软饼(第37回)、蒸酥糕饼(第 39回)、顶皮饼(第39回)、松花饼(第39回)、烧饼(第48回)、荷花细饼(第59 回)、香茶桂花饼儿(第5 9回)、乳饼(第六十二回)、玫瑰鹅油烫面蒸饼(第67回)、 玫瑰花饼(第71回)、果馅饼儿(第76回)、凤香蜜饼(第77回)、果馅金饼(第 78回)、韭菜猪肉饼儿(第79回)、炊饼(第8 O回)、玫瑰馅饼儿(第95回)、粮饼 (第97回)、酥饼(第98回)

(2)菜肴 

《金瓶梅》中的菜肴亦呈现出种类丰富多样的特点。 肉食:猪(第1回)、羊(第1回)、烹龙肝(第1 0回)、炮凤腑(第1 0回)、黑 熊掌(第1 o回)、紫驼蹄(第1 0回)、红烧猪头肉(第2 3回)、一肘蹄子(第34回)、 顿烂[火夸j蹄儿(第4 1回)、羊角葱[火川]炒的核桃肉(第49回)、细切的[t 皆][乍禾】样子肉(第49回)、羊贯肠(第49回)、滑鳅(第49回)、骑马肠儿(第 49回)、腌腊鹅脖子(第49回)、猪肉卤(第52回)、烧鹿(第65回)、花猪(第65 回)、豕蹄(第7 3回)、鸽子雏儿(第79回) 禽类:烧鹅肉(第31回)、水晶鹅(第41回)、献烧鸭(第4 1回)、糟鸭(第49 回)、乌皮鸡(第49回)、炉烧熟鸭(第61回) 水产:鲫鱼(第31回)、糟鲥鱼(第34回)、银子鲜鱼(第34回)、头鱼(第49 回)、舞鲈公(第49回)、鲥鱼(第5 2回)、螃蟹(第61回)、鲜鱼(第72回) 蔬菜:菜卷儿(第4 9回)、鲜乌菱(第52回)、鲜荸荠(第52回)、红菱(第58 回)、莲子(第5 8回)、酸笋(第76回)、韭菜(第76回)、葱花(第94回)、芫荽 (第94回)

(3)羹汤 

白汤(第5回)、银丝舴汤(第11回)、酸笋汤(第40回)、喜重重满池娇并头 莲汤(第41回)、八宝攒汤(第42回)、一碗[火川]肉粉汤(第42回)、一龙戏二 珠汤(第49回)、百宝攒汤(第65回)、肉圆子馄饨鸡蛋头脑汤(第71回)、炊鲜汤 (第7 6回)、照面汤(第94回)、鸡尖汤儿(第94回)

(4)糕点

枣糕(第2回)、黄米面枣儿糕(第7回)、艾窝窝(第7回)、搽穰卷儿(第34 回)、白糖万寿糕(第39回)、玫瑰搽穰卷儿(第39回)、裹馅寿字雪花糕(第41 回)、裹馅凉糕(第52回)、酥油泡螺儿(第67回)、果馅寿糕(第7 3回)、玫瑰糖 糕(第7 3回) (4)干货鲜果 干货:核桃仁儿(第1 9回)、瓜仁儿(第6 7回)、衣梅(第6 7回)、炒粟子儿(第 67回) 鲜果:雪梨(第2回)、龙眼(第1 0回)、荔枝(第1 0回)、癞葡萄(第49回)、 流心红李子(第49回)、枇杷果(第52回)、雪藕(第52回)、杨梅(第67回)、柑 子(第73回)、苹婆(第73回)、石榴(第7 3回)

(5)饮品

茶类:江南凤团雀舌牙茶(第2l回)、木樨芝麻薰笋泡茶(第34回)、果仁泡茶 (第6 3回)、瓜仁香茶(第68回)、香茶(第72回)、绝品芽茶(第96回) 汤水类:梅汤(第2回)、和合汤(第2回)、薄荷灯心汤(第48回)、定心汤(第 58回)、姜汤(第59回)、灯心薄荷金银汤(第59回)、归脾汤(第61回)、五谷枣 汤(第52回)、茶汤(第72回)

(6)酒 

葡萄酒(第1 9回)、双料茉莉酒(第21回)、茉梨花酒(第2 3回)、木樨荷花酒 (第30回)、金华酒(第34回)、菊花酒(第38回)、白酒(第52回)、麻姑酒(第 6 3回)、双料麻姑酒(第67回)、南酒(第72回)、老酒(第72回)、豆酒(第74 回)、雄黄酒(第97回)


二、《金瓶梅》食物的特点

虽然由于当时的种种原因不能直接清晰地描写明代中后期的社会生活而只能以 宋代明,但是作为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饮食,是具有时代性的,不可能真正写 宋朝饮食。因此,虽然书中故事发生在宋代,但其描写展现的食品、饮食生活确是实 实在在的明朝饮食。《金瓶梅》中的饮食融合了富有地方特色的南北饮食风俗,生动 展现了交通便利、商业繁盛、南北沟通流畅的清河小县城的饮食生活以及所属的运河 文化。

1、食物原料广泛,纵览南北 

《金瓶梅》书中所用的食物材料非常广泛,无论是山珍海味还是飞禽走兽,无论 是五谷菜蔬还是时令鲜果,我们都可以在西门府的餐桌上见到。 小说中故事的发生地是山东清河县,北方的食物原料出现在书中并不奇怪,但是 随着社会时代的进步,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迫切要求不同地区的沟通与交流,明代 时期的大运河的开通,不但沟通了南北,满足了人们交流的需要,也使产于南北方的 食物原料能够快速传递。 如书中出现多次的“鲥鱼”,它与河豚、刀鱼齐名,素称长江三鲜。宋朝诗人苏 东坡曾赞其日,“芽姜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南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 莼鲈。”1鲥鱼产于长江下游,以当涂至采石一带横江鲥鱼最鲜美,素誉为江南水中珍 品,古为纳贡之物。又如在小说中多次出现的、甚至己成为西门庆府中家常用酒的“金 华酒”,也是来自南方的酒,魏子云在其著作《小说金瓶梅》中写道:“明朝人冯时化 的《酒史》,则写明金华酒即浙江金华产也。”2袁枚也曾说过:“金华酒,有绍兴之清, 无其涩;有女贞之甜,无其俗,亦以陈者为佳,盖金华一路,水清之故也。”3袁枚生 动描述了金华酒的口感,并将形成这种清甜口感的原因归于金华一带水清的缘故,这 也从侧面证明了金华酒确实是产于南方的金华。这些特产于南方的食物出现频繁出现 在北方豪富之家的饭桌上,不能不说是大运河的功劳

2、烹饪技法全面,兼有南北特色 《金瓶梅》中各类食物表现的烹饪技法极多,可以说是一部烹饪技法大全。据统 计,小说中出现了炖、烧、烤、蒸、炒、煎、燎、摊、煮、炮、卤、熬、腊、腌、糟、 烹、拌、熏等40多种烹饪技法。其中绝大部分为北方自有的烹饪方式方法,如炒、 烧、烤、煎、摊等,还有一小部分为南方的烹饪技法,如煮、糟等。 炒:炒素菜、炒面筋儿、羊角葱[火川]炒的核桃肉、炒栗子儿等 烧:红烧猪头肉、烧鹿、烧鹅肉、献烧鸭、炉烧熟鸭等 烤:烤果馅饼儿 煎:拖煎河漏子、蜜煎梅汤、煎面筋、煎药、煎灯心姜汤、煎酒等煮:煮茶、煮粥、煮汤、煮菜等 糟:糟鲥鱼、糟鹅、糟鸭等 

烹调技艺发展到明朝中后期,其实已经较完善了,基本上和现代的烹饪技法一样。 《金瓶梅》中烹调技法体现了当时较为成熟、完善的烹调技法系统。从书中展现的食 物来看,当时已经是南北烹饪技法兼容了,“糟、煮”等南方人偏爱的烹饪技法在西 门庆府中并不少见,然而由于地处北方和北方人口味的原因,书中的肴馔多数还是为 炒、烧、煎、炸等北方人偏爱和常用的烹饪方法。 《金瓶梅》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对于宋惠莲一根柴火烧猪头的描写:“于是起 到大厨灶里,舀了一锅水,把那猪首蹄子剃刷干净,只用的一根长柴禾安在灶内,用 一大碗油酱,并茴香大料,拌的停当,上下锡古子扣定。那消一个时辰,把个猪头烧 的皮脱肉化,香喷喷五味俱全。”(第23回) 这段关于红烧猪头做法的描写简单、生动、形象。短短几句话,几个动词,让我 们彷佛亲眼看见了这道菜的制作过程,同时,简洁流畅自然的描写也让我们我们相信 这道菜在当时是真正存在的,是有迹可循的,并不是作者自己杜撰出来的。 较之西方国家来说,中国的饮食其实更注重烹饪技法。不同于西方人一贯的清水 煮菜,中国人喜欢用不同的烹饪技艺去烹制不同的食物,赋予相同食材以不同的色香 味形。其实这才是中国饮食的精髓所在。


第二节 《金瓶梅》中的饮食

《金瓶梅》中所描写的食物种类之多、饮食现象之丰富在当时的小说中是绝无仅 有的。根据饮食描写的场合不同,书中的饮食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筵席与宴饮, 其中重点突出的宴会情境与氛围;一是普通的日常饮食生活,也就是书中所描写的西 门府与市井平民的日常饮食。 

一、《金瓶梅》中的筵席与宴饮 作为一部明代风俗史,《金瓶梅》生动展现了明朝中后期的世俗风貌。而书中大 幅度出现的筵席与宴饮正是展现这种世俗风貌的重要载体之一。根据筵席、宴饮参与 人的身份地位,我们可以将之大致分为官府筵席与商人宴饮。

1、官府筵席

官府筵席是指由官员作为参与人的筵席,它是官府饮食文化的重要展现载体与平 台。官府饮食历经各朝各代,不同民族文化的冲击和洗礼,经过不断的改进、创新, 兼容不同时期不同人群的喜好、饮食追求,蕴含着2000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食中 至尊,味之巅峰”是中国人对传统文化传承的官府饮食文化的高度概括。《金瓶梅》 中关于这一部分的内容较少,大多都是简略描写甚至一笔带过。小说中官府饮食文化 主要发生在蔡太师、黄太尉、周守备、蔡通判等官员府中。但是由于小说主人公西门 庆亦商亦官的身份,一些发生于西门庆府中的宴饮,如第65回为黄太尉接风的宴饮 描写,也可以看做是官府饮食文化的一部分。 从官府筵席整体上看,它具有华贵典雅、奢靡无度的特点。这种特点,首先体现 在宴饮器具上,如第55回,西门庆为蔡太师贺寿,太师府的翟管家是这样招待他的: “只见剔犀官桌上,列着几十样大菜,几十样小菜,都是珍羞美味,燕窝鱼翅,绝好 下饭。只没有龙肝风髓,其余奇巧富丽,便是蔡太师自家受用,也不过如此。”在这 里,我们注意到仅仅是招待西门庆一个人,太师府就用了几十样大菜,几十样小菜来 待客,而且都不是普通菜肴,俱为燕窝鱼翅之类的珍品美食。而在食物器具方面,太 师府用来招待西门庆的器具是“剔犀官桌”,那么什么是“剔犀官桌”呢?“剔犀” 其实是一种漆器工艺。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多以红黑为主),在胎骨上先用一 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 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以45度角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 由于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与犀牛角横断面层层环绕的肌理效果极其 相似,故得名“剔犀”。这种独特的效果灿然成纹,流转自如,回旋生动,取得了比 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明代曹昭在其著作《格古要论·古犀毗》中也曾说 过:“古剔犀器,以滑地紫犀为贵。”1由此可见,剔犀的桌子在当时是多么的贵重与 奢华,完全是社会上层人物才有资格、有能力使用的器具,而在太师府中,蔡太师却 用如此贵重的器具来招待只是商人的西门庆,充分表现了西门庆富豪的程度及明代中 后期商人社会地位的提高,这种官对商的看重,商对官的依赖是官商结合的重要推动 力。又如第65回中,宋巡按偕地方众官员借西门府设宴为黄太尉接风的描写也十分 充分地展现了官府饮食的骄奢无度。“忽报宋御史差人来送贺黄太尉一桌金银酒器: 两把金壶、两副金台盏、十副小银钟、两副银折盂、四副银赏钟;两匹大红彩蟒、两 匹金缎、十坛酒、两牵羊。”“厅正面,屏开孔雀,地匝氍毹,都是锦绣桌帏,妆花椅 甸。”以金银酒器来待客、装饰豪华的宴客场所,这些并不是平民甚至普通豪富之家 能够承担的起的,官府宴饮的华贵、骄奢由此可见一斑。 从筵席座次以及使用器具的不同上来看,官府筵席较好的保存了封建等级制度所 规定的尊卑等级。官员们的日常饮食,除了满足基本生理食欲的需要之外,更多的是 为了突出他们的政治优越感与经济优越感,彰显他们的身份、地位。而官员之问的筵 席更是他们炫耀身份、展示排场的极佳之地。因此,在筵席中,他们严格地遵守了封 建等级制度,强调尊卑,以区别身份。仍以第65回在西门庆府中众官员宴请黄太尉 的描写为例:“黄太尉便是肘件大饭簇盘、定胜方糖,吃看大插桌;观席两张小插桌, 是巡抚、巡按陪坐;两边布按三司,有桌席列坐。其余八府官,都在厅外棚内两边, 只是五果五菜平头桌席。”“太尉正席坐下,抚按下边主席,其余官员并西门庆等,各 依次第坐了。”黄太尉的品级高,在筵席中坐正席,用肘件大饭簇盘、定胜方糖、大 插桌,而巡抚、巡按品级虽低于黄太尉,却高于一大批属官,饮食坐主席,用小插桌。 再低级的官员按桌席列坐,而八府官,却只能在厅棚内两边,用五果五菜的平头桌席了。 这充分向我们展示了森严的饮食等级制度,是封建等级制度在饮食生活方面的体现。

2、商人宴饮

《金瓶梅》是通过描写男主人公——一个暴发户商人西门庆来集中展现当时的社 会风貌的,书中对于商贾阶层的饮食描写也是最多最细致的。商人宴饮作为商贾饮食的 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书中集中发生在主人公西门庆以及与之相关的商人家庭之中。 小说中关于商人宴饮的描写较多,有时候甚至是大宴连着小宴,频繁交替,交叉 上演。例如小说中第45、46回中关于元宵节当日的宴饮。其数目之多,多到让人目 不暇接:从早饭过后,李三、黄四、应伯爵等人到西门庆家中拜访,西门庆安排酒席 开始;一直到黄昏之时,月娘等人到吴大妗子家饮酒;再到黄四等人走后,西门庆“使 人请傅伙计、韩道国、云主管、贲四、陈敬济”等人赴宴;再到贲四娘子请春梅、玉 箫、迎春、兰香四个赴宴。这一天之内竟是宴饮没停。又如第43回写西门庆众妻妾 并众亲戚为李瓶儿元宵祝寿的描写:“前边卷棚内安放四张桌席,摆下菜,每桌四十 碟,都是各样茶果甜食、美口菜蔬、蒸酥点心、细巧油酥饼馓之类。”“李桂姐、吴银明代社会真实的一页——《金瓶梅》饮食文化研究 第一章 《金瓶梅》饮食概述与分类 儿、韩玉钏I儿、董娇儿四个唱的在席前锦瑟银筝,玉面琵琶,红牙象板,弹唱起来, 唱了一套‘寿比南山7。”“每人拿着一方盘果馅元宵——都是银镶茶钟、金杏叶茶匙, 放白糖玫瑰,馨香美口——走到上边。”美味多样的食物,镶金带银的器具,弹琴鼓 瑟的歌姬,婉转动听的歌声,这些无不展示着宴饮的享受性与娱乐性。这些节日中的 宴饮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庆祝节日,而是巧借节日的名目举行的世俗的狂欢与享乐。 由于自身富有钱财,商人在宴饮中更多的表现出对奢侈糜烂、豪华生活的追求。 这种追求在西门庆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如在第10回中,武松被充配孟州,西门庆 与众妻妾在芙蓉亭宴饮庆贺:“香焚宝鼎,花插金瓶。器列象州之古玩,帘开合浦之 明珠。水晶盘内高堆火枣交梨;碧玉杯中满泛琼浆玉液。烹龙肝炮凤腑,果然下箸了 万钱;黑熊掌紫驼蹄,酒后献来香满座。更有那软炊红莲香稻细脍通印子鱼。伊鲂洛 鲤诚然贵似牛羊,龙眼荔枝信是东南佳味。碾破凤团白玉瓯中分白浪;斟来琼液紫金 壶内喷清香。毕竟压赛孟尝君,只此敢欺石崇富。”这是一场庆祝武松被发配的大宴, 在装饰上,用“香焚宝鼎,花插金瓶。器列象州之古玩,帘开合浦之明珠”将宴会场 所装饰的美轮美奂、华丽堂皂;在饮食器具上,“水晶盘”“碧玉杯”“白玉瓯”“紫金 壶”尽显奢华;在肴馔上,除了琼浆玉液,龙眼荔枝,更是上了八道西门庆宴请贵宾 时刁‘用的名贵菜:烹龙肝、炮凤腑、黑熊掌、紫驼蹄、洛鲤、伊鲂、细烩通印子鱼、 软炊红莲香稻。其他的都好理解,龙肝、凤腑是什么菜呢?龙肝其实是鲤鱼的胰脏做 的,即“鲤鱼之精白”,做法是像爆腰花一样,用八成油热的炼猪油炒,鲜嫩无比。 鲤鱼为什么叫做“龙肝”,大概是因为“鲤鱼跳龙门”的传说。“凤腑”也叫“风髓”, 其实是鲜活鸡的脑髓,加上豆粉、盐、料酒等调料,用八成油热的炼猪油爆炒,其味 道之鲜美可想而知。这种一掷千金的奢侈恐怕也只有像西门庆这样的一味只追求享乐 的大商人才能够做到吧。

二、《金瓶梅》中的日常饮食 

日常饮食是指人们在普通的平常生活中所做所用的食物。《金瓶梅》中的日常饮 食根据不同等级的人们也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以西门庆府为典型代表的商贾阶层的日 常饮食,另一类则是普通市井平民的日常饮食。

1、商贾同常饮食 

《金瓶梅》中所反映的商贾日常饮食是在西门庆及其妻妾身上集中描写的。不同于商贾宴饮华贵、奢靡的饮食,商贾日常饮食虽然与市井平民比起来仍是奢侈的,但 较之宴请饮食已是平淡了不少。 商贾日常饮食中的早饭一般较为简单,种类也较少,趋向于市井之家的饮食。西 门庆府中的早饭一般都是由粥、饼、汤品这三者组成的。如“早起来,等着要吃荷花 饼、银丝舴汤”(第ll回)、“书童舀洗面水,打发他梳洗穿衣。西门庆出来,在厅上 陪他吃了粥”(第49回)、“你娘早晨吃些粥儿不曾?”(第62回)粥在当时可以说是 最简单的食物了,简单易做,只要将米与水放在一起熬就行了,而且,米粥极富营养, 早晨起来喝粥,滋润胃部。不仅是生理食欲的需求,更是食疗养生的重要方式。 虽然西门府中的早饭很简单,简单到近乎市井平民的饮食,但这并不意味着西门 庆及其妻妾放弃了对奢华饮食的追求。如在《金瓶梅》第34回中,作者对西门庆家 午餐情景的描写:“先放了四碟菜果,然后又放了四碟案鲜;红邓邓的泰州鸭蛋,曲 弯弯王瓜拌辽东金虾,香喷喷油炸的烧骨,秃肥肥干蒸的劈晒鸡。第二道又是四碗嘎 饭:一瓯儿滤蒸的烧鸭,一瓯儿水晶膀蹄,一瓯儿白炸猪肉,一瓯儿炮炒的腰子。落 后才是里外青花白地磁盘,盛着一盘红馥馥柳蒸的糟鲥鱼,馨香美味,入口而化,骨 刺皆香。”这里的“案鲜"是指不同泛常的下酒的菜肴,“噶饭”又叫“下饭”,是专 指供人吃饭时用的菜。仅仅是一顿简单的午餐,西门庆又是菜果,又是案鲜,又是噶 饭的,上菜、吃饭的程序复杂而不纷乱。而且,这顿丰富达十个菜的午餐,竟然只是 供西门庆与应伯爵两个人吃的。由此可窥西门庆饮食奢华程度之一斑。 西门庆府中的日常饮食还处处透露着对享乐的追求。如第27回,西门庆与潘金 莲在翡翠轩消暑时的饮食描写:“西门庆一面揭开盒子里边攒就的八桶细巧果菜:一 桶是糟鹅胗掌,一桶是一封书腊肉丝,一桶是木樨银鱼鲜,一桶是劈晒雏鸡脯翅儿, 一槁鲜莲子儿,一桶新核桃穰儿,一槁鲜菱角,一桶鲜荸荠;一小银素儿葡萄酒,两 个小金莲蓬锺儿,两双牙箸儿”。翡翠轩优美的环境、精致的小菜,新鲜的时令蔬菜, 美味的葡萄酒,精巧的酒器,还有笑意盈盈的美人,西门庆的生活是多么的享受啊! 这种对享乐的追求其实是对长期受理学禁锢的人性的一种解放。王阳明提出的“良知 说”,认为自我即是天理,极度推崇自我,而西门庆的这种享乐主义正是对自我个性 的极致推崇

2、市井平民日常饮食

在《金瓶梅》中,虽然作者花了浓墨重彩来描绘以西门庆为代表的商贾之家的饮 食文化,但是作为一部反映明代后期社会百态的长篇小说,它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市 井饮食文化。纵观全书,我们可以发现,在《金瓶梅》中官府饮食其实只是点缀,商 贾饮食是主体,而市井饮食则是基础。从根源上来说,无论是官府饮食还是商贾饮食, 其最初都是从市井饮食当中分流、发展、演变而来的。相比较与官府饮食的奢靡典雅, 商贾饮食的奢侈精细,市井饮食文化更多的表现出“粗茶淡饭”似的普通与平淡。如 第3回,王婆帮西门庆引诱潘金莲时置办的食物:“肥鹅烧鸭、熟肉鲜舴,细巧果子。” 据陈宝良、王熹主编的《中国风俗通史·明代卷》所考察,明朝时期,鸡鸭鹅等已不 是昂贵的、只供中上层人们食用的食物,而是进入了市井平民的日常生活。“在北方, 开封城内所卖的肉类食品,有羊肉、熏鸡、鹅、鸭、牛肉、驴肉、猪肉。开封的羊肉 面店,每天宰羊达数只。还有一个鹁鸽市,专卖鹅、鸭、鸡、猫等牲畜。”1由此可见,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人们原来的以素食为主的饮食结构也已经发生了变 化,肉禽类食物越来越频繁、广泛的出现在普通市井平民的餐桌上。 在市井饮食中,其实也并不是所有的市井平民都可以像王婆一样过上有鱼有肉的 “小康”生活。市井饮食中的食物有时也会仅仅表现出果腹的基本功能,这种功能的 表现对象通常是贫寒的底层劳动人民。如在第100回,只身寻亲的韩爱姐在徐州目睹 了那些在老婆婆家代伙的蓬头垢面、脚沾黄泥的挑河民工的饮食:“登时做出一大锅 稗稻插豆子干饭,又切了两大盘生菜,撮上一包盐,只见几个汉子,都蓬头精腿,裨 裤兜裆,脚上黄泥”。 同样是人,这些挑河汉子每天辛苦干活,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每顿却只能以稗稻 插豆子干饭就着生菜和盐吃饭。这与商贾阶层所表现出来的对奢华、糜烂生活的追求 具有天地之差别,甚至于普通市井之家的饮食水平乃至生活水平都有较大差距。这是 明代社会环境造成的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问题。商业的发展、人民迫切致富的愿望、 国家的急征横敛、豪强的土地兼并等原因使得当时社会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越来越 明显,《金瓶梅》中商贾阶层与市井之家、市井之家内部不同的饮食水平正是社会贫 富差距在饮食方面的深刻表现。

第二章 《金瓶梅》中的饮食文化心态 

饮食伴随着人类的诞生而出现,从生存果腹的基本功能到彰显人们身份地位,饮 食中自古承袭而来的文化一tl,态也随着时代的不同有了与时俱进的变化。《金瓶梅》中 的饮食文化描写相较于其他古代小说来说,表现出一种独属于自己的、风格鲜明的饮 食文化特征。这是由于饮食文化所包含的历史性与现实性所共同决定的。饮食文化的 历史性,即中国的饮食文化历史悠久,其中的一些文化在历史的冲击下历久弥新,一 直延续到明朝时代;而现实性则是指饮食文化并不是~成不变的,它也是不断发展、 创新与进步的,明朝不同时期的现实社会生活状态丰富了饮食文化所蕴含的文化心态。 

《金瓶梅》中所展现的饮食文化心态正是饮食文化历史性与现实性共同作用的结 果。包括对饮食本身及饮食文化内涵、环境等美的追求、对饮食礼仪的讲究、对食疗 养生的注重和对自身身份财力的彰显等方面。


第一节美学心态

一、饮食文化中的美学思想

我国古代很早就有了“美”的概念,许慎在《说文》中是这样解释“美”的:“美, 甘也。从羊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美与善同意。”1根据许氏这种说法,“美”从“羊” 从“大”,其本义为“甘”。而“甘”,《说文》:“甘,美也。从口含一。一,道也。”2 段玉裁注日:“五味之可口皆日甘。”3由此可知,“甘”其实是指人们感到的适合自己 的口味,即味觉。所谓“羊大”,是指肥大的羊的肉对于人们来说是“甘”的,表达 的是人们对味觉美的注重与追求。

随着社会历史文明和饮食文化的不断发展与进步,饮食文化中的审美思想也不断 深化、完善。中国古代饮食美学思想的发展历程是从最初的“甘”“善”“美”审美思 想,到探索和谐美的“五味调和”,再到高层次审美的“五世长者知饮食”,最后在明 清时期形成标志着古代饮食审美思想深化完善的“十美风格”。“十美风格”作为古代审美思想的深化完善形态,包含了人们在饮食审美追求方面的十个独立但又紧密联系 的具体要求,即“质”“香”“色”“形”“器”“味”“适”“序”“境”“趣”这十个方 面。《金瓶梅》成文于明朝中后期,此时正是饮食审美风格逐渐发展完善时期,书中 的饮食文化虽然并没有成为诠释“十美风格”的典型,但其中也已开始形成蕴含独特 的饮食审美思想。

二、《金瓶梅》中的美学思想 

《金瓶梅》中的主体部分为商贾富豪之家的饮食现象,在这种环境下,食物当然 不仅仅是果腹、维持生存的必备品。食物对于这些商贾之家来说,不但是物质生活层 面上的需要,更多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超越物质层面上的精神层面上的需要。在这些 官僚、豪富之家的饮食中,我们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独特的美学思想。 

(1)雄壮与秀丽的自然融合 前面我们已经说到过,《金瓶梅》中所描写的故事发生于黄河中下游与京杭大运 河的交汇处,就其故事发源地来说,其实是属于北方地区的。北方豪放、粗犷、雄奇 壮丽的审美风格在《金瓶梅》饮食文化中也有较为明显的表现。如书中的吃饭的方桌 大椅、盛饭菜的大盘大碗、食用的整个的烧猪头、炖猪蹄、整只的鸡鸭鹅,成坛的美 酒等都生动形象地表现了北方雄壮豪放的审美特点。 然而,由于小说发源地靠近大运河且大运河具有沟通南北交通的作用,这就为南 方饮食流入北方地区提供了条件。在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南方的食物,各种精 细的糕点与糖食,如玫瑰搽穰卷儿、玫瑰糖糕、金华酒等;产自南方地区的各类鲜果 如柑橘、龙眼、荔枝、杨梅等。大运河不仅将这些南方的特色食物带入了北方,也将 南方精致秀美、小巧玲珑的审美风格带入了北方。南北二地的饮食文化风格在大运河 的作用下自然融为一体,使整部小说的饮食审美风格也表现出北方粗犷豪放与南方精 致小巧的奇妙结合。

(2)奢华与简朴的交相辉映 《金瓶梅》中的饮食主要是借助于西门庆这个暴发户的生活展现出来的,书中关 于西门府的饮食描写也是最为丰富的。西门庆为人粗俗,缺乏教养,虽然是家财万贯 的巨富却脱不了暴发户的气息,整日沉溺于声色犬马、宴饮酒场之中。在西门庆府中 的宴席场面描写中,我们可以很直接的感受到饮食场面、食物品种、饮食器具的奢侈与豪华。如装饰环境是要“香焚宝鼎,花插金瓶。器列象州之古玩,帘开合浦之明珠” (第10回);食用的食物要“烹龙肝炮凤腑果然下箸了万钱;黑熊掌紫驼蹄酒后献来 香满座。碾破风团白玉瓯中分白浪;斟来琼液紫金壶内喷清香”(第10回);使用的 器具也不是凡品,“水晶盘内,高堆火枣交梨;碧玉杯中,满泛琼浆玉液”(第10回) 仅仅是一场西门庆与众妻妾的欢庆宴席,便是如此的铺排浪费,奢华亦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种奢华的饮食中,我们也注意到,西门庆虽然是巨富,却也并不是什么豪门 华宅,不像是《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世代钟鸣鼎食之家,也不是以诗礼传家的书香门 第,他也就是一个由平民之辈发展而成的富有之家。这样的家庭环境便使西门府中的 饮食具有了如同一般家庭饮食一样的简朴。如主食中的米粥、面条、烧饼、角子、包 子、馒头、馄饨等都是一般家庭常见常用的食物。在西门庆这样一个由平民发展而成 富豪甚至取得一个官职的商人府中,看似对立的官场、商贾宴饮的奢侈豪华与普通家 庭饮食的简朴、平凡相结合,构成了一个特定时代特定阶层独特的饮食文化风格。

(3)娱乐与宴饮的完美结合

饮食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物质需要,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在满足物质需要的同 时也期望自己的精神需要得到满足,这其实就是形成于明清时期“十美风格”之“趣” 的表现。在《金瓶梅》中这种“趣”通常是通过娱乐与宴饮的完美结合来表现的。 以娱佐食,在我国古已有之。在宴席中,饮食配以音乐戏文,有助于推动宴饮隆 重而热烈的气氛,让人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在这种环境下同时得到满足。《金瓶梅》 书中这种娱乐伴随着宴饮的场面并不少见。如第41回,西门庆及众妻妾在乔大户家 中吃饭时,就有“两个妓女在旁边唱”;第43回,元宵灯节李瓶儿祝寿:“李桂姐、 吴银儿、韩玉钏I儿、董娇儿四个唱的,在席前唱了一套‘寿比南山’。戏子呈上戏文 手本,乔五太太吩咐下来,教做《王月英元夜留鞋记》。厨役上来献小割烧鹅,赏了 五钱银子。比及割凡五道,汤陈三献,戏文四折下来,天色已晚。堂中画烛流光,各 样花灯都点起来,锦带飘飘,彩绳低转。一轮明月从东而起,照射堂中灯光掩映。乐 人又在阶下,琵琶筝琴,笙箫笛管,吹打了一套灯词《画眉序》‘花月满香城’。”第 65回中,宋御史偕属下官员借西门庆府中为黄太尉办接风宴时:“递酒已毕,太尉正 席坐下,抚按下边主席,其余官员并西门庆等,各依次第坐了。教坊伶官递上手本奏 乐,一应弹唱队舞,各有节次,极尽声容之盛。当筵搬演《裴晋公还带记》,一折下来,厨役割献烧鹿、花猪、百宝攒汤、大饭烧卖。又有四员伶官,筝琴、琵琶、箜篌, 上来清弹小唱。”

以歌舞作为宴饮的佐食的方式,从宫廷、王宫贵族饮食发展到流传到商贾之家, 不能不说是时代进步、经济发展的作用。而这种娱乐方式也根据宴饮场合的、宴请客 人身份的不同各有差异。如上面说的《王月英元夜留鞋记》讲的是以卖胭脂为生的王 月英与落第秀才郭华相识、相约、相知的恋爱婚姻故事,这种内容的故事正是内宅女 眷爱看的戏码,因此在李瓶儿的祝寿宴上演这出戏。而65回中,西门庆等为黄太尉 接风的宴会可以说是官府宴会,上演的自然不可能是这种婚姻爱情故事,而是《裴晋 公还带记》,讲述的是唐朝裴度刚开始因相貌不佳而仕途不顺,最后却因为做了好事, 积了阴德而前途无量。这种官场类的戏文正符合了官员追求升官发财的心理需要。符 合宴饮场合的娱乐形式与宴饮场面相融入、渗透的方式不仅满足了人们的生理要求, 更满足了人们的心理感官需求。

《金瓶梅》中饮食文化的雄壮与秀丽、奢华与简朴、娱乐与宴饮的不同方式、不 同角度的结合融汇,充分体现了文化特征的生理和心理的谐调享受,饮食审美达到了 较为完善的境界。

三、“十美风格”对《金瓶梅》饮食美学思想的影响 

随着饮食文化和历史文明的不断进步,民族饮食生活尤其是社会上层饮食生活的 不断丰富,中国古代审美思想也在经历过漫长的实践和创新后逐步丰富和完善并形成 系统化的形态,这就是在中国饮食文化发展史的鼎峰——明清时期得到广泛体现的 “十美风格”。产生于明朝中后期的《金瓶梅》虽然不像清朝巨著《红楼梦》那样完 美地体现了饮食审美文化的“十美风格”,但也初步具有了“十美”的一些轮廓。 “质”是针对饮食肴馔所用的食物品质来说的,《金瓶梅》中对“质”的追求主 要体现在食物原料的丰富和新鲜上。清代袁枚曾说过:“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资 禀。人性下愚,虽孔、孟教之,无益也;物性不良,虽易牙烹之,亦无味也。”1这句 话将食物材料的品质与人的品质相提并论,认为如同知识再渊博的老师也教不好愚笨 的学生一样,如果食物原料的品质不好,就算是由春秋时代的著名厨师易牙来烹调, 也成不了美昧。这充分说明了食物原料的品质对美食的重要性及基础性。身处山东境内的清河县,当地食物除了多见于北方的家禽兽类,如鸡鸭鹅等,还有来自大批南方 的糟鹅、糟鲥鱼、冰湃的大鲥鱼、鲜乌菱、鲜荸荠、枇杷果、金华酒等,来自东南的 柑子、橄榄等时令鲜果。

r‘色’’‘‘香…‘味川‘器…‘形…‘适”这几方面都是人们在饮食中所追求的感觉美。 在书中,作为暴发户的西门庆贯彻的是“人生在世,吃喝二字”人生价值观,因此, 饮食可以说是西门庆府中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钱有权有势力的西门庆及府中诸人 在饮食上自然不像底层人只追求果腹,其实他们更加注重的是享受。这种享受自然也 要求菜肴具有“色、香、味、形、器、适”的特点。如书中第23回对宋惠莲的绝活 “烧猪头”的描写:“把个猪头烧的皮脱肉化,香喷喷五味俱全”,之后又用“大冰盆” 盛猪头,不仅色香味俱全,红烧猪头鱼冰盆的搭配也让人赏心悦目,感觉颇有食欲。

“序”,赵荣光在《中国饮食文化史》中将之定义为:“一台席面或整个筵席肴馔 在原料、温度、色泽、昧型、浓淡等方面的合理搭配,上菜的科学顺序,宴饮设计和 饮食过程的和谐与节奏化程序等。’’1虽然《金瓶梅》中饮食大多数为普通的、日常的 饮食,筵席描写较少,但我们仍可以从有限的描写中窥见些“序”的影子。如第49 回,西门庆在府中请胡僧吃饭时,先是放了“四碟果子,四碟小菜”,然后是作为下 酒菜的“四碟案酒”,之后是“四样下饭”,“一道汤饭”,饭吃得差不多之后,又是“两 样艳物与胡僧下酒”,最后是用来“与胡僧打散”的鳝鱼面。虽然只是请一个胡僧吃 饭,但整个过程紊而不乱,先是开胃的果子小菜,再到下酒菜,下饭菜,一样样,井 然有序,流畅和谐,让人光是看着就舒服。

“境”,是指优雅和谐又陶冶性情的宴饮环境。书中描写的大多是商贾乃至平民 的饮食生活,而以西门庆为代表的商贾都是从平民发展而来的,不像《红楼梦》中的 贾府乃时代簪缨之家,对于饮食环境具有极高的审美环境。特定描写人物阶层及人物 文化程度注定“境”的审美思想在小说中无法体现。 上面我们说过的娱乐与宴饮的结合其实就是饮食审美中“趣”的一种表现形式。 “趣”是指在宴饮或者饮食中通过听曲看戏、行酒令、讲笑话、猜枚等方式来渲染饮 食愉悦氛围的一种最高饮食美。《金瓶梅》中一般宴饮都伴随着妓女、歌女的小曲清 歌,而在普通、日常饮食中除了戏曲之外,行酒令、讲笑话等也是表现“趣’’的~种重要方式。以书中第四十三回吴月娘等人饮酒作耍为例:月娘等八人先是猜枚饮酒, 后因过于吵闹换了行酒令。猜枚与酒令都是饮酒时的助兴游戏。前一个猜枚,具有悠 久的历史,是取若干小物件,如棋子、铜钱、瓜子等握于手中供他们猜测单双、数目、 颜色等。中者为胜,不中者罚酒。后一个酒令则是近似于用大白话即兴联句,较之作 诗谈词要容易些,是文化层次低的人说的。这种对“趣”的追求,使人达到了物质与 精神上的双重享受,是饮食审美中最高级的美。

虽然《金瓶梅》中对“十美”的体现并不完整,也不典型,但是其中无论是筵席 宴饮还是日常饮食都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十美”的影子甚至大致轮廓。这充分说明了 明代中后期还在不断发展、形成的“十美”饮食审美风格已经得到当时中上层人们的 认可与推崇。


第二节食礼思想 

一、食礼思想的产生

食礼,顾名思义,就是吃饭时的礼仪。食礼古已有之,它的产生出现与我国儒家 思想的“礼”具有密切的关系。《礼记·礼运》中曾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 黍捭豚,汗尊而杯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1这段引文的准确含义 则是说古时候的祭祀之礼,其实是从向鬼神敬献食物开始的。这时候的祭祀之礼,鬼 神在乎的并不是食物的味道如何,而是人们心中的“敬意”。当然,这里的祭祀之礼 不不是我们所要说的食礼。食礼是在受到祭祀之礼的启发下,人们将对于鬼神的敬畏 转移到人群中来并需要用这种礼仪来区别不同身份地位的人时才出现的,也就是说, 食礼其实是在集体社会的成员之间财产地位有了一定的差别,并且这种差别逐渐形成 人们的共同意识时产生的。“衣食既足,礼让以兴”2,礼是在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发 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礼,其实是用来别尊卑的,而食礼的出现其实就是为了在社交 饮食场合中区别不同身份地位的人,分辨尊卑。

二、《金瓶梅》中的食礼思想 

《金瓶梅》作为一部诞生于封建等级社会,描绘社会人生百态的长篇世情小说,其中的饮食描写多且繁。在这些饮食事项的描写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以下几个方面的 食礼。

(1)以茶待客的风俗 以茶待客是中国沿袭千年的待客风俗,是我国人民热情好客的一种表现形式。早 在东晋时,就有以茶待客风俗的史书记载,如中书郎王漾用“茶汤待客”、太子太傅 桓温“用茶果宴客”、吴兴太守陆纳“以茶果待客”等。及到明朝时期,这种以茶待 客的风俗仍然保留着。《金瓶梅》书中共出现“茶”字约800多次。例如: 于是西门庆把桂姐搂在怀中陪笑,一递一口儿饮酒。少倾,拿了七钟茶来,馨香 可掬,每人面前一盏。(第1 2回) 西门庆到家,看见胡僧在门首,说道:“吾师真乃人中神也。果然先到。”一面让 至里面大厅上坐。西门庆叫书童接了衣裳,换了小帽,陪他坐的。吃了茶,……(第 49回) 不一时,王六儿打扮出来,与西门庆磕了四个头,回后边看茶去了。须臾,王经 拿出茶来,韩道国先取一盏,拳的高高的奉与西门庆,然后自取一盏,旁边相陪。(第 61回) 上述例子描述的都是我国由来已久的以茶待客习俗,这种习俗,作为对客人的尊 重,也是一种联络感情的媒介。反之,如果主人不在迎客时奉茶,会让人觉得主人傲 慢自大,对客人缺少应有的尊重。例如,书中第35回,西门庆见白赉光时,觉得自 己的好朋友穿着穷酸,竟然“也不叫茶”。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以茶待客在 明代时乃是待客的最基本的礼仪规范。 

(2)座次的等级思想与伦理观念 封建社会从其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等级社会。这种等级将同处一个社会中的人根 据财产、身份、社会地位的不同分属不同的等级,泾渭分明。饮食文化作为社会文化 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反映社会现实、社会思想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能够从饮食 的食礼中看到封建等级思想与伦理观念的影子并不意外。作为小说描写的主体部分, 西门庆府中吃饭时的座次安排十分鲜明的表现了这种等级思想与伦理观念。 当下李娇儿把盏,孟玉楼执壶,潘金莲捧菜,李瓶儿陪跪,头一钟先递了与西门 庆。西门庆接酒在手,笑道:“我儿,多有起动,孝顺我老人家常本-Dl,罢!”那潘金莲嘴快,插口道:“好老气的孩儿!谁这里替你磕头哩?俺们磕着你,你站着。羊角葱 靠南墙——老辣已定!若不是大姐姐带携你,俺们今日与你磕头?”一面递了西门庆, 从新又满满斟了一盏,请月娘转上,递与月娘。月娘道:“你们也不和我说,谁知你 们平白又费这个心。”玉楼笑道:“没甚么。俺们胡乱置了杯水酒儿,大雪,与你老公 婆两个散闷而已。姐姐请坐,受俺们一礼儿。”月娘不肯,亦平还下礼去。玉楼道: “姐姐不坐,我们也不起来。”相让了半日,月娘才受了半礼。……良久,递毕,月 娘转下来,令玉箫执壶,亦斟酒与众姊妹回酒。惟孙雪娥跪着接酒,其余都平叙姊妹 之情。 (第2 1回) 上段描写中,西门庆、吴月娘作为西门府的男主人与女主人,是整个西门府的最 高所在,所以就算是西门庆所宠爱的潘金莲、李瓶儿在这二人面前也要“捧菜”“陪 跪”,这一幕下跪敬酒的描写充分展现了西门庆、吴月娘作为西门府大家长的权威与 不可侵犯的家庭地位。在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家庭中的这种等级思想其实不只 是表现在妻与妾的差别上的,也表现在不同妾之间。例如上述例子中“惟孙雪娥跪着 接酒,其余都平叙姊妹之情”,孙雪娥作为西门庆的三房妾室,其实也应该与其他妾 室平叙姊妹之情的,但是与李瓶儿、潘金莲等良家女子为妾不同,她最初时是奴婢, 后来才1转而为妾的,因此,虽名为妾,但因其出身,在整个西门府中的地位其实更接 近于仆婢一流。 又如书中第41回“西门庆与乔大户结亲”中,乔家宴请吴月娘与西门府诸妾时 在座次上也有严格的规定,“让月娘坐了首位,其次就是尚举人娘子、吴大妗子、朱 台官娘子、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乔大户娘子,关席坐位,旁边放一桌, 是段大姐、郑三姐,共十一位。”这样的座位排列,明显地体现出尊卑之别,贵贱之 分。正室夫人和妾室无论得宠不得宠,在这样的环境下妾室只能排在正室夫人的后面。 这种宴席上的等级性,其实不光表现在家庭之间,在古代社会,它更多的表现在 官僚中间。例如第六十五回,宋御史借西门府宴请黄太尉时,作者对筵席陈设是这样 描绘的:“宋御史差委两员县官来观看筵席:厅『F面,屏开孔雀,地匝氍毹,都是锦 绣桌帏,妆花椅甸。黄太尉便是肘件大饭簇盘、定胜方糖,吃看大插桌;观席两张小 插桌,是巡抚、巡按陪坐;两边布按三司,有桌席列坐。其余八府官,都在厅外棚内 两边,只是五果五菜平头桌席。

不同等级的官员,其所用的饮食器具,上的菜也各有差别。这其实就是等级制度、 等级思想在宴席上最真实、直接的表现。


第三节养生之道

一、医食同源的产生

中医主张的“医食同源”是我国古代广大劳动人民在社会生产与社会生活实践中 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远古时期,人类在寻找可供食用的植物时偶然发现有些植物对 于人类的某些疾病伤痛很有疗效,于是以后就用这种植物来治疗相应的疾病或疼痛。 这可以说是我国医药学的萌芽。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医与饮食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食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了。 古人曾云:“是药三分毒。”食疗之于中医最大的优势便是在于食疗所用的原材料 是食物,并不是中医药材,完全无毒,并且能达到和中医药材同样的药效。因此,食 疗慢慢成为中医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于食疗的完全无副作用和原材料的廉价 性,食疗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和喜爱。明代是我国古代医学史上的繁盛时期。明代宗 提倡养生食疗,注意饮食疗法,这种风气也逐渐影响着广大的士庶民众。此外,元朝 忽思慧的《饮膳正要》、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为食疗的兴盛提供了理论基础。 

二、《金瓶梅》中的食疗养生

《金瓶梅》创作于明代中后期,受明代宗提倡养生食疗的影响,书中对于食疗养 生的描写也有不少。例如书中第78回西门庆因为腿疼,想到任医官给他的延寿丹需 要用人乳吞服,就“问如意儿挤了半瓯子奶”,用来吃药。古代人认为人乳营养价值 丰富,是保健治病的良药。如清代王士雄在其撰写的《随息居饮食谱》一书中说:人 乳可以“补血,充液,填精,化气生肌,安神益智,长筋骨,利机关,壮胃养脾,聪 耳明目”。

除了人乳,牛乳也是极具营养价值的一种食物,并且不同于人乳的难得,牛乳的 取得也更容易些。《金瓶梅》牛乳是以两种形式出现的,一是极具滋补功能的“酥油 白糖熬的牛奶子”,另一个则是适于病人服用疗养的乳饼。乳饼是一种乳制食品。清 代李化楠《醒园录》详细描述了乳饼的制作过程:“初次,用乳一盏,配好米醋半盏, 和匀,放滚水中烫热,用手捏之,自然成饼。二次,将成饼原水,只下乳一盏,不用 加醋。三、四次,各加米醋少许,原水不可丢弃。后仿此。其乳饼若要吃成些,仍留 原汁,加盐少许亦可。或将乳、醋另盛一碗,置滚水中,预先烫热,然后量乳一杯, 和醋少许,捏之成饼。二、三次时,乳中之汁,若剩至太多,即当倾去,只留少许。” 1乳饼味甘,性微寒,可入药。在书中第62回中,李瓶儿病重,王姑子便是“挎着一 盒儿粳米、二十块大乳饼、一小盒儿十香瓜茄来看”。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金瓶梅》中凡是大病降临之时,大多伴随着食米粥滋补的 记载。第79回中西门庆贪欲丧命之际,妓女郑爱月儿认为:“人无根本,水食为命。 终须用些儿。不然,越发淘渌的身子空虚了。”并且“顿烂了鸽子雏儿”亲自喂西门 庆吃“粳粟米粥儿”。“粥食养生”是前代人民所一致公认的一种养生方式,粥不仅可 以使体质强壮,延年益寿,其半流质的特点也特别适用于病人食用。通过上述这些描 写,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食补养生已经渗透到日常饮食当中,是当时饮食文化的特 色展现。 


第四节夸示与享乐

一、饮食的夸示性

晚明社会,随着商业文化的发展和明朝政府抑商政策的改变,新兴的商人阶级开 始兴起。掌握了当时社会大量财富的商人阶级的消费观念与封建农耕时期的地主的消 费观念具有天壤之别。他们背弃安贫乐道的儒家思想,开始炫耀财富,追求奢侈与享 乐。《金瓶梅》中所刻画的西门庆正是这种消费观念的典型代表。 在小说中,西门庆借生日、节日宴席等极力的表现了西门庆炫耀财富,奢侈浪费的特 点。如第10回,遭到西门庆陷害的武松被发配孟州,西门庆心想事成,大为开一15, 在西门府的芙蓉亭与众妻妾摆宴庆贺的场景: 香焚宝鼎,花插金瓶。器列象州1之古玩,帘开合浦之明珠。水晶盘内高堆火枣交 梨;碧玉杯中满泛琼浆玉液。烹龙肝炮凤腑,果然下箸了万钱;黑熊掌紫驼蹄,酒后 献来香满座。更有那软炊红莲香稻细脍通印子鱼。伊鲂洛鲤诚然贵似牛羊,龙眼荔枝 信是东南佳味。碾破凤团白玉瓯中分白浪;斟来琼液紫金壶内喷清香。毕竟压赛孟尝君,只此敢欺石崇富。 这一段描写却是用夸张的笔法写出了西门庆一家目常饮食的奢侈与豪华,在饮食 场景装饰上,要有供焚香的“宝鼎”,供插花的“金瓶”,而在器物陈列铺排上,又有 珍贵的古玩,又有稀罕的明珠,还有“水晶盘”之类的名贵器物;在肴馔上更是摆出 了八道招待贵客的名菜:烹龙肝、炮凤腑、黑熊掌、紫驼蹄、洛鲤、伊鲂、细烩通印 子鱼、软炊红莲香稻;在时令鲜果上,则是即有火枣交梨,又有产于东南方的龙眼荔 枝。由此可见其巨富程度已经直逼历史上养得起三千门客的孟尝君与西晋巨富石崇。

二、饮食的享乐性

宋朝时程朱理学家们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的伦理观念,禁锢了人们的思想。 而明朝尤其是明朝晚期,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思想有了一定的解放。明启蒙思想 家李贽就说过:“士贵为己,务自适。如不自适而适人之适,虽伯夷、叔齐同为淫癖; 不知为己,惟务为人,虽尧舜同为尘垢秕糠。”1《金瓶梅》中的饮食描写所表现出的 追求自身享乐的特征就为李贽的这一观点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例如书中第27回, 西门庆与潘金莲在翡翠轩纳凉时所用的吃食: 西门庆一面揭开盒子里边攒就的八桶细巧果菜:一桶是糟鹅胗掌,一桶是一封书 腊肉丝,一桶是木樨银鱼鲜,一桶是劈晒雏鸡脯翅儿,一榍鲜莲子儿,一桶新核桃穰 儿,一桶鲜菱角,一桶鲜荸荠;一小银素儿葡萄酒,两个小金莲蓬锺儿,两双牙箸儿 安放一张小凉杌儿上。 仅仅是纳凉时的小点心,不仅有吃的,有喝的,这些吃喝的食物及所用的器具无 一不是精巧细致的,充分展现了西门庆这个富豪之家饮食的细巧与考究。 书中表现众人享乐性的饮食描写还有很多,并且人物不限于西门庆一个人。如: 潘金莲赶西门庆不在家,与李瓶儿计较,将陈敬济输的那三钱银子,又教李瓶儿 添出七钱来,教来兴儿买了一只烧鸭、两只鸡、一钱银子下饭、一坛金华酒、一瓶白 酒、一钱银子裹馅凉糕,教来兴儿媳妇整理端正。(第52回) 画童儿用方盒拿上四个靠山小碟儿,盛着四样小菜JL:一碟石香瓜茄,一碟五豆 豉,一碟酱油浸的鲜花椒,一碟糖蒜;三碟儿蒜汁、一大碗猪肉卤,一张银汤匙、三 双牙箸。摆放停当,三人坐下,然后拿上三碗面来,各人自取浇卤,倾上蒜醋。(第上面的第一个例子中,潘金莲与李瓶儿商量凑了十钱银子也就是一两银子来买食 物做东。只是西门庆府中的女眷的一顿饭,就花费了一两银子。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 一两银子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可是在明朝时期,一两银子的购买力可谓惊人。 据陈宝良、王熹《中国风俗通史·明代卷》记载:“按照当时的物价,费银一两办一 桌酒席,可以置办菜肴百盘。”1而李瓶儿做东的这顿耗费了一两银子的饭菜,既有鸡 鸭,又有美酒,还有作为点心的凉糕,美酒佳肴,追求享乐的思想尽显。第二个例子 中,西门庆等人只是吃个面,也有许多的讲究,小菜、蒜汁、猪肉卤样样皆有,这里 的吃面不只是为了满足生理的需求,更是一种生理与心理上的享受。 

第三章 饮食文化在小说中的作用 

古代小说作为一种综合程度较高的艺术,具有现实化、生活化和艺术化的特点, 它的这些特征不可避免的会影响饮食文化的描写和表现。古代小说与饮食文化之关系 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相互的。古代小说是表现时期性、地域性饮食文化的镜子和平 台,而有关饮食的描写在小说中也具有较大的作用。在《金瓶梅》中,作者在漫长而 浩大的故事铺陈与人物刻画中,不时地腾出篇幅,将饮食描写插于与故事之中,融入 在情节之间。这些饮食描写对于更好地推动情节的发展、更好地刻画人物和故事具有 较大的作用。

第一节饮食对《金瓶梅》故事发展的作用

一、增加小说描写的世俗气息 

小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也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的。在小说创作中,作者 除了在现实生活中提取素材作为小说创作基础外,也需要加入作者的一些创造性想 象。而在小说中插入对饮食现象的描写和刻画,可以使小说摆脱“不食人问烟火”的 仙气,让小说更多的表现出世俗性,有利于读者的接受和理解。在一百回的《金瓶梅》 中,几乎回回都会写到饮食。其数量之大,涉及之广,在古代小说中非常少见。据统 计,书中列举的食品(主食、肴馔、点心、干鲜果等)达200多种,茶有19种,酒 有24种,涉及的饮食行业有20多个。 

二、刻画小说人物,突出人物性格 

通过宴会饮食描写来刻画人物性格并不是《金瓶梅》的独创。通过宴饮描写来塑 造人物形象,在《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小说中也有所表现。如在《三国演义》中, “关云长单刀赴会”是对关羽胆识过人的最好诠释,“青梅煮酒论英雄”则表现了霸 主曹操的雄心与英雄气概。《水浒传》中梁山泊好汉之间的宴饮则更多的表现了他们 的侠义与豪情。在《金瓶梅》中,通过宴饮描写来丰富人物形象也是一大亮点。在刻 画小说主角西门庆的过程中,作者就多次运用宴会饮食来丰富、发展其人物形象,例 如在第35回:

西门庆见了,推辞不得,须索让坐。睃见白赉光头戴着一顸出洗覆盔过的、恰如 太山游到岭的旧罗帽儿,身穿着一件坏领磨襟救火的硬浆白布衫,脚下趿着一双乍板 唱曲儿前后弯绝户绽的皂靴,里边插着一双一碌子蝇子打不到、黄丝转香马凳袜子。 坐下,也不叫茶,见琴童在旁伺候……良久,夏提刑进到厅上,西门庆冠带从后边迎 将来。两个叙礼毕,分宾主坐下。不一时,棋童儿拿了两盏荼来吃了。

此时的西门庆已经不是平头百姓,而是官居五品的金吾卫提刑副千户了,见到自 己以前的好兄弟、好朋友来访接待十分敷衍,又见白赉光穿着穷酸,竟然连茶都不叫。 而这之后,夏提刑的到来却又是不同的待遇,“不一时,棋童儿拿了两盏茶来吃了”, 就是这样两个不叫茶、叫茶的动作非常明显的表现出了西门庆小人得志、前倨后恭的 丑恶嘴脸。 在《金瓶梅》中,作者也经常将人物性格和矛盾冲突以及饮食本身的描写结合起 来,使人物性格在矛盾中,通过饮食更形象、生动的展现。例如书中第94回写到在 周守备府得势的庞春梅吃鸡尖儿汤的情景:

这兰花不敢怠慢,走到厨下对雪娥说:“奶奶叫你做鸡尖汤,快些做,等着要吃 哩。”原来这鸡尖汤是雏脯翅的尖儿碎切的,做成汤。这雪娥一面洗手剔甲,旋宰了 两只小鸡,退刷干净,剔选翅尖,用快刀碎切成丝,加上椒料、葱花、芜荽、酸笋、 油酱之类,揭成清汤。盛了两瓯儿用红漆盘儿,热腾腾兰花拿到房中。春梅灯下看了, 呷了一口,怪叫大骂起来,“你对那淫妇奴才说去,做的甚么汤!精水寡淡,有些甚 味?你们只叫我吃,平白叫我惹气。”慌的兰花生,t白.-tT,连忙走到厨下对雪娥说:“奶 奶嫌汤淡,好不骂哩。”这雪娥一声儿不言语,忍气吞声,从新洗锅,又做了一碗。 多加了些椒料,香喷喷,教兰花儿拿到房里来。春梅又嫌忒成了,拿起来照地下只一 泼,……这春梅不听便罢,听了此言,登时柳眉剔竖,星眼圆睁,咬碎银牙,通红了 粉面,大叫:“与我采将那淫妇奴才来!”

在这里,食品已经不仅仅只是食品了,而是由权势之人仗势欺人的借口与工具。 通过这个“吃”的冲突,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庞春梅的得势及霸道、蛮横的性格与孙 雪娥的失势及隐忍、忍气吞声的个性。

三、冲淡色情描写

纵观全书,我们可以发现,在《金瓶梅》中,大凡写性爱场面,均伴有饮酒品茶等饮食方面的描写。例如书中第19回:

妇人与他脱了衣裳,因说道:“你没酒,教丫头看酒来你吃。”西门庆吩咐春梅: “把别的菜蔬都收下去,只留下几碟细果子儿,筛一壶葡萄酒来我吃。”……不一时, 春梅筛上酒来,两个一递一口儿饮酒咂舌。妇人一面抠起裙子,坐在身上,噙酒哺在 他口里,然后纤手拈了一个鲜莲蓬子,与他吃。西门庆道:“涩剌剌的,吃他做甚么?” 妇人道:“我的儿,你就吊了造化了,娘手里拿的东西儿你不吃!”又1:2中噙了一粒鲜 核桃仁儿,送与他,才罢了。

书中接下去便是一段色情描写,中国俗话说,从来酒是色媒人。本来粗俗的色情 场面却由于美酒、清茶、鲜果等食品描写的介入,无形中冲淡了小说的色情意味,使 性爱场面有了更多的生活情趣,更富生活性。 


第二节饮食对《金瓶梅》语言表现方面的作用

一、丰富语言表现形式

《金瓶梅》中对于食品的描写多且分散。并且对食品的描写并不仅仅限于小说世 俗性或故事情节的需要。食品描写对于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在于丰富了语言的表达 形式,如用食品作比喻、双关等,使语言更具有形象性、生动性。例如书中限于人物 社会地位及受教育程度的影响,饮食描写的作用最主要表现在俏皮话中。如山核桃一 一差着一隔儿(第7回);老妈妈睡着吃干腊肉——是恁一丝儿一丝儿的(第27回); 卖瓜子开箱子打喷嚏——琐碎一大堆(第51回);腊鸭子煮在锅里——身子烂化了, 嘴儿还硬(第6l回);出笼儿的鹌鹑——也是个快斗的(第69回);羊角葱靠南墙一 一老辣已定(第85回);腌韭菜——已是入不的畦了(第86回)。等。这些极具特色 的与食品有关的俏皮话不仅丰富了语言表达形式,更让人仿佛看了了一个真实的世俗 世界。


结 论


综上所述,本文得出以下结论:

一、《金瓶梅》通过通俗的白话描写,有主有次地展现了当时社会不同等级、身 份地位人群的饮食生活,并以其中的市井饮食作为基础,官府饮食为点缀,着重描绘 了随着资本主义萌芽而产生的新兴商人阶级的商贾饮食。作者运用通俗的语言,生动 地勾画了不同饮食人群的丰富的饮食生活与特点。 

二、受到明朝大运河贯通以及政府对商人施行抚恤政策的影响,《金瓶梅》中的 饮食描写更多的表现出大运河文化的特征。书中的饮食种类、烹饪技法等皆具有南北 交融的特点,生动形象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貌。 

三、《金瓶梅》中的饮食描写富集了丰富而深邃的饮食文化心态。小说中来自南 北地区的食物本身风格及以娱佐餐的风俗展现了人们对饮食的审美追求;以茶待客、 等级性的座次排列等表现了对饮食礼仪的注重;医食同源、食疗养生等文化心态表达 了人们对于食物养生的推崇;奢侈的饮食铺排与疯狂的饮食享乐又表现了当时新兴商 人阶级亟欲炫耀、展示自己的文化心态。

四、饮食描写作为小说的重要一环,对于小说中人物刻画、故事情节描写、情色 场面描写以及生动化语言方面都具有较大的作用,不但使小说本身更具有世俗气息, 也使小说更形象、生动,引人入胜。 

综上几点,《金瓶梅》中蕴含了丰富的饮食文化研究的素材与资料,对探索明朝 中后期的饮食文化尤其是大运河附近的饮食文化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十分重要的 历史文化价值。

参考文献

[1】白维国、朱世滋.古代小说百科大辞典[M】.北京:学苑出版社,1997 【2】博明.西斋偶得【M】.北平文殿阁书庄,1935 【3】慈-Z-又g..《儒林外史》之饮食文化研究【D】.江南大学,2007.6 【4】陈宝良.中国风俗通史.日月代卷【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5.2 [5】蔡国梁.金瓶梅社会风俗[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2.6 【6】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7】兰陵笑笑生.金瓶梅词话[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4 [8】董萍.论明人饮食文化思想的转化【D】.西北师范大学,2006.5 【9】冯文楼.四大奇书的文本文化学阐释【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10】黄维玲.《金瓶梅》中的市民意识形态【D】.西南交通大学,2008.3 【11】纪昀主编.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子部【M】冶湾商务印书馆,1986 [12]柴剑虹、李肇翔主编.说文解字(上、下册)【M】.北京:九州出版社,2001.2 [13】金兰.《红楼梦》饮食文化研究[D】.江南大学,2009.6 【14】李建凤.《水浒传》饮食文化研究[D】.江南大学,2008.6 [15]李化楠.醒园录【M】.北京:中国商业出版社,1984 【16】梅新林、葛永海.《金瓶梅》研究百年回顾[J】.文学评论,2003.1 [17】钱兴奇等注译彳L记(上下)【M】.长沙:岳麓出版社,2001.7 [18]m惠.从《老残游记》看晚清齐鲁饮食文化【D】.江南大学,2007.6 【19]汪朗.食之白话[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6.5 【20]Y-平.《金瓶梅》与运河文化论略【J】.黑龙江社会科学,2010年第2期 【2115-&雄.随息居饮食谱[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 【22]m熹朋代的饮食思想与时代特征[J】冻方美食·学术版,2003年第3期 【231Y-志琴.日月代社会生活画卷的一页——《金瓶梅》对道教的描写【D】.华东师范大学, 2009.5 [24】魏子云.小说金瓶梅[M】冶湾学生书局,1988 [25]徐峰冲国饮食文化的心理分析[D】.华南师范大学,2006.3【26]杨明照撰_包朴子外篇校笺【M】.中华书局,1997 [27】袁枚.随园食单【M】.西安:三秦出版社,2005.5 [281:k基_荣光冲国饮食文化史[MI.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29]张建业主编.李贽全集注(第一册)【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5 [301章国超.饮食场面描写在《金瓶梅》中的作用【J】.日月清小说研究,2002年第2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