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习俗

《金瓶梅》中的婚嫁礼俗

来源:网络创建日期:2021-10-27 17:22:28

  被鲁迅誉为“世情书”的《金瓶梅》以“描摹世态”“骂尽诸色”著称,该著作描写了广阔的生活场景,婚嫁礼俗便是其中之一。据统计,《金瓶梅》中提及婚嫁礼俗约有30处。从中我们可以考察明代婚嫁礼俗的合流与变迁,进而研究《金瓶梅》所描摹的明代社会。

154474724

 武大郎娶潘金莲

    《金瓶梅》中多处娶妻习俗都是“背景式”的,对预示人物命运走向有一定作用。这类娶妻仪式又有多种类型,有普通民众的婚礼,也有为仆为婢者的婚礼,共同体现了《金瓶梅》婚礼习俗的丰富性,展示了明代中后期社会各阶层婚俗的多样性。研究《金瓶梅》的婚礼习俗与婚后习俗,对深入挖掘《金瓶梅》的文学价值有着重要意义。
  《金瓶梅》第一回即交代了武大郎娶潘金莲的婚礼,对婚礼仪式却没有正面描写:“大户知不容此女,却赌气倒陪房奁,要寻嫁得一个相应的人家。大户家下人,都说武大忠厚,见无妻小,又住着宅内房儿,堪可与他。这大户早晚还要看觑此女,因此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的嫁与他为妻。”
   对自己的婚姻毫无选择权的潘金莲,只能听从家主张大户的安排,嫁给“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为妻。武大无媒无聘,嫁妆也是张大户倒赔的,可想婚礼仪式何等简单。颇有姿色的潘金莲自觉武大配不上自己,却又无力改变现状,内心产生不满现实的怨愤。这种怨愤在外界一系列的诱惑下慢慢膨胀,促使她形成自私而冷酷的性格,也成為导致她不幸命运的重要因素之一。 

议婚、订婚、迎亲 

   议婚是婚礼的最初阶段,须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可缔结婚约。
  《金瓶梅》塑造了媒人群像,如官媒陶妈妈,私媒王婆、薛嫂儿、冯妈妈等。这些媒婆活跃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延续古时的惯例,凡婚约必有媒妁;二是受金钱利益的驱使,一桩婚姻哪怕不是正当途径的婚姻,她们也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金瓶梅》中的婚礼多为市民婚嫁,很多虽是寡妇再嫁,但也都遵循用媒之礼。如李瓶儿招赘蒋竹山以冯妈妈为媒证,庞春梅给陈经济说亲使薛嫂儿前去牵线搭桥。
   订婚是婚礼的第二阶段。双方想要缔结婚约,男方须下聘礼,表示已选择女子作为婚配的对象。而女方也要准备嫁妆,并送至男方家,布置新房。
   西门庆与孟玉楼订婚,有“衣服头面,四季袍儿,羹果茶饼,布绢绸绵,约有二十担”。西门庆家属于官商人家,所送聘礼自然多且贵重。《金瓶梅》中,基本上在相看后就行聘,同时定下迎亲日期,请期与纳征合二为一,传统六礼的繁杂程序已被极大地简化。
   迎亲是“六礼”之最后一礼,是指在约定日期,新婿亲往或男方指派迎亲者到女方家迎接新娘。
   《金瓶梅》中的婚礼大致遵循“六礼”之制,还展现了一些民间礼俗,如添妆含饭。“添妆”也称为“填妆”,是指亲朋好友向新娘赠送财礼。“含饭”是指新人下轿后,在入门之前要吃夫家送上的饭。《金瓶梅》中,陈经济娶葛翠屏进门:“头盖大红销金盖袱,添妆含饭,抱着宝瓶进入大门。”收下夫家人赠送的财物礼品,吃了夫家的饭食,即表示女子正式成为夫家之人。

婚后之礼 

   成婚后,整个婚礼的仪式并没有结束,还要经过一系列婚后之礼。《金瓶梅》中对婚后之礼也有一定的展现。
   谢亲 指新人成亲后,女婿前往女家致谢。《金瓶梅》中这样描述:“陈经济与这葛翠屏小姐坐了回帐,骑马打灯笼,往岳丈家谢亲,吃得大醉而归。”谢亲的习俗,各地大同小异,只是时间上略有差异。
   完饭 指女子出嫁的第二天,有娘家送饭至婆家的婚俗。《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写道:“杨姑娘已死,孟大妗子、二妗子、孟大姨都送茶到县中。”而陈经济和葛翠屏成亲,也提到了“完饭”的习俗。
   递茶 指婚后新娘拜见公婆及其家人并向他们敬茶的礼仪。敬茶表示以后会尊敬长辈,被敬者饮用后即承认新人成为家庭的一员,自此共同生活,互敬互爱。
   递见面鞋脚 与“递茶”相似,这也是第二天新娘过门后的一种礼俗,指新娘第一次拜见公婆及家中姐妹,奉上自己亲绣的鞋子作为见面礼。在婚俗中,鞋是一种重要的吉祥物,“鞋”与“谐”同音,表达家庭和谐、夫妻相谐的美好祝愿。
   会亲 会亲是指新人结婚后,男女双方姻亲相聚会面。“二十日,西门庆娶李瓶儿后,一连三日会亲吃酒。”“春梅在府厅后堂张筵挂彩,鼓乐笙歌,请亲眷吃会亲酒。”会亲一般置酒会见,无固定时间,安排比较灵活。
   做三日 《金瓶梅》比较重视新娘成亲后的“三日”。《金瓶梅》第十九回写道:“一般三日摆大酒席,请堂客会亲吃酒。”《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写道:“衙内这边下回书,请众亲戚女眷做三……吴月娘那日亦满头珠翠……做三日赴席,在后厅吃酒。”在某些地方婚俗中,还有“三日不宿”“三日回门”“三朝礼”等诸多习俗。

 
《名作欣赏》 耿婷婷/文

文章评论

猜你喜欢